麻豆传媒许安妮演的

游戏时间PM14:21

沙文王都特洛恩,翡翠大道,图拉行宫前

一顿轻松而丰盛的午餐过后,威廉皇帝及其夫人亲自将众人送到门口,又寒暄了片刻后才在加拉哈特元帅和一位老侍者的护送下返回了皇城。

“我真的没办法不佩服陛下。”

佛赛大公接过了一根穆迪伯爵递来的烟卷,面带苦涩地感慨道:“如果这种事发生在我身上的话,呵……”

他干笑了两声,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只是深深地叹了口气。

“陛下多年前曾经跟我说过,所有人都可以任性,但对一位王来说,就连人性的重量都要排在责任与义务后面。”

加洛斯随手弹出了一朵火花,帮佛赛大公与穆迪伯爵点燃了香烟,面色凝重地注视着威廉离开的方向:“当时我刚刚率领飓风法师团剿灭了一支叛军,领头人是我和陛下年幼时十分尊敬的一位纹章学导师,那天刚刚成为魔导师不到一个月的我,亲手用风暴将他撕碎在作为据点的宅邸中。”

迪戈里侯爵低垂着眸子,闷声闷气地说道:“您说的是蒙多大学士吧,当时我和穆迪追了大半年的时间,才收集到了足够的证据。”

穆迪?伯克伯爵重重地咳了两声,仿佛被呛到了一般,边咳边摇头:“我……咳咳,我忘了,侯爵大人您其实可以不用那么……咳咳,不用那么想着我的。”

“是啊,蒙多老师,呵呵,当时他的次子,我的朋友卡茨就在旁边,看到他视为知己的加洛斯哥哥亲手杀掉了自己父亲后直接就疯了。”

加洛斯大公对企图插科打诨的穆迪笑了笑,有些寞落地继续说道:“我当天向陛下复命后整个人几近崩溃,站在内城的塔楼上吐光了午饭,然后陛下便对我说了刚才那番话。”

夏季美女外出游玩甜美户外照

“‘所有人都可以任性,但对一位王来说,就连人性的重量都要排在责任与义务后面’么?”

墨轻声重复了一句,颇为迟疑地向加洛斯问道:“您当时是怎么想的?”

“我并不理解,因为陛下并没有亲手杀掉自己尊敬的老师,并没有活活把自己的朋友逼疯,说实话,我当时不仅不理解,甚至还有一些怨念。”

后者耸了耸肩,苦笑着摇头道:“但现在我懂了,因为不是王,所以我可以在痛苦的时候哭到歇斯底里,可以吐上整整几个小时,但身为王的陛下,却只能在亲王殿下遇害后继续做一位王该做的事,甚至不允许自己显露出明显的痛苦。”

佛赛公爵拍了拍加洛斯的肩膀,沉声道:“所以我们也必须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放心吧,小威特姆并非那种不明事理的盲目者,而且跟我还算熟识,到时候只要好好跟他说清楚,应该不会出太大问题的。”

“劳烦你了。”

加洛斯微微颔首,然后有些不放心地说道:“这次我和元帅大人都要坐镇王都,裘德你的实力只比普通人强点有限,一定要加倍小心。”

“我心里有数。”佛赛公爵‘嗯’了一声,转头吐了个烟圈:“呿~还有一段时间呢,要把具体事宜敲定好之后才能出发,你现在跟我说这个太早了。”

加洛斯笑了笑:“这种嘱咐不嫌多。”

“放心吧,加洛斯大人。”迪戈里侯爵轻咳了一声,正色道:“到时候除了常规护卫之外,我这边也会安排一些好手暗中保护佛赛大公的。”

墨却是面露愧色地对佛赛大公歉然道:“请原谅,公爵大人,如果我没有受这么重伤的话原本是可以贴身保护您……”

“呵呵,你有这份心就好了。”

佛赛却是不甚在意地摆了摆手,然后看了一眼坐在翡翠大道对面那几位正在喝饮料的女士,微笑道:“咱们还是快走吧,我答应莱茜下午要带她去看歌剧的。”

众人欣然应允,然后便叫上各自的车夫与侍者,将坐在露天咖啡馆中的女士们接走了,包括独自一人前来的加洛斯在内,很快便都离开了翡翠大道。

……

五分钟后

季晓岛慵懒地倚在车窗边,张开小嘴慢条斯理地把一块糕点送入口中,优雅而迅速地吃完后才回头问道:“情况如何?”

“意料之中。”

墨只是淡淡地答了一句,然后便不再说话,只是无声地用食指轻叩着膝盖。

直到马车即将回到罪爵邸时,一阵阵宛若心跳般的颤动声忽然在空气中响起,其频率却是与罪爵那根不断轻扣着的食指完相同,然而除了季晓岛之外,无论是街道上的来往行人,还是与两人仅隔着一层木板的车夫都没有丝毫反应。

几秒种后,季晓岛只觉得一阵怪异的扭曲感从某个‘点’蔓延开来,视野中的一切都逐渐变得光怪陆离,无论是从外面透进来的阳光、木板的纹路、车帘的摇曳统统变得支离破碎,除了自己与身边的墨之外,所有事物的画风都变得抽象起来。

不知何时,耳边那轰鸣般的心跳声已经戛然而止。

“李斯特很好地完成了第一个任务。”

墨对周围环境的惊变没有丝毫反应,只是简单解释了一下之前那句‘意料之中’,然后漫不经心地转头看了季晓岛一眼:“那位威特姆公爵做了他该做的事,而威廉?伯何除去今天邀请了我之外,也对此事做出了最合理的应对。”

季晓岛的心思不可谓不敏锐,她并没有让对方把那些模棱两可的话再说得详细些,只是面色冷然地直指主题:“也就是说,无论有没有其他人影响,威特姆?伯何公爵最终还是决定想皇室讨要一个说法,而我们的陛下也并没有因为康达的死失去方寸,并做出了你预料之中的一系列安排,对么?”

“负责与对方交涉的人是裘德?佛赛。”

墨轻轻扶了扶自己的面具,看不出情绪地说道:“但威廉却在商定人选的时候特意点到了我,希望罪爵也一同前往这次交涉。”

季晓岛愣了一下,反应了几秒钟后微微眯起眼睛:“试探?”

“无用的试探。”

墨轻轻摘下了自己的手套,投向帘外的目光满是玩味:“包括当前的窥伺在内。”

完没有察觉到丝毫异样的季晓岛抿了抿嘴,俏脸微沉地问道:“是那个人?”

神色淡然的罪爵微微颔首,然后漫不经心地收回了看向窗外的目光,转头瞥了前者一眼:“没有信心?”

季晓岛冷哼了一声:“我会盯好他的。”

“但愿如此。”

墨不置可否地闭上了双眼,似乎对少女的承诺并没有抱持任何期望。

但会把这种容不得半点闪失的任务交予对方,这件事本身就已经能证明很多了……

片刻之后

当马车在罪爵邸前缓缓停下的时,两人周围那古怪而诡异的环境也飞快地重归平静,仅仅只是一个恍惚,季晓岛便发现车内的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这个讨厌的家伙到底有多强,又有什么是他做不到的……

压下脑海中已经无数次浮现而出的疑问,少女在墨的示意下轻轻挽住了他,并在被对方绅士地扶下车后第一时间看到了道恩那张一丝不苟的面孔,以及他手中的几个包裹。

“阁下,寂祷小姐的新礼服已经买好了,我还在奥利凡德的店里给您买了一根符合身份的手杖。”

后者对两人微微躬身,将一根通体乌黑、饰有银白色纹路的手杖递给墨,与那套修身得体的礼服彰相辉映,让本就风度翩翩的罪爵更显优雅俊逸。

“非常好,虽然我可能一时半会儿用不惯这个。”

墨轻轻掂了掂手中的黑檀木杖,莞尔道:“不过比起那些珠光宝气却一碰就碎的艺术品佩剑而言,这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

道恩再次躬身:“我的荣幸。”

“那么……”

墨一边挽着季晓岛走进院落,一边转头对后者微笑道:“既然新衣服到了,不知道我能否有机会亲手为美丽的寂祷女士换……”

“滚。”

温柔可人的寂祷女士嫣然一笑,松开对方的手臂,指了指书房的方向。

罪爵讪讪地笑了笑:“至少让我在你试衣服时贴身保……”

“滚。”

气质冷艳的少女抿了抿嘴,脸颊处浮现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红晕,被那头微微荡起的银色发丝与精工裁剪的墨色长裙点缀着,简直美丽到无可方物,她指着书房的纤纤玉手用力地挥了挥,显得有些羞恼。

罪爵晒然一笑,有些无奈地目送掀起一阵香风的暗精灵少女抱着新衣服‘嗒嗒嗒’地小跑进卧室,唉声叹气地拄着手杖走向了书房。

五分钟后

以轻叩着食指的墨檀为中心,书房内的一切都开始飞快地扭曲了起来,与之前在马车上所发生的一幕完相同。

驭法-边缘幻境

主动技能

可成长

掌握要求:拥有四个等级不低于30的元素专精、拥有天赋驭法、人物初始智力高于20

消耗/限制:3300魔力值/小时,

效果:以自身为中心,制造一场基础半径5米的边缘幻境,每增加0.2米魔力消耗提高10%,可以任意缩减距离,边缘幻境不受任何侦查能力影响且必然存在可由施术者制定的破解规则,置身于有效范围外的任何单位都无法察觉到该幻境的存在,只能观察到施术单位制造出来的景象,边缘幻境可以提前预设多种变化,预设过程中每秒消耗当前魔力值与体能值的2%,边缘幻境无法为施术者提供任何加成,幻境范围内的任何单位遭到攻击时都会受到真实伤害,当施术者受到伤害、做出攻击举动或体能值低于30%时,幻境将立刻崩塌,且外增加72小时的冷却时间,冷却时间:10秒

※该技能激活时,玩家无法以‘消失’的形式离线,且留在无罪之界中的身体不受性骚扰外的任何额外保护※

备注:1、本技能无备注;2、本技能成长之后的备注是:你什么时候产生了我没有使用镜花水月的错觉?

将幻境扩张到覆盖整个书房后,置身于真实与幻境夹缝中的墨便重新坐回了椅子上,被一片浓郁而森寒的阴影所笼罩,就连那些被扭曲成一截一截的破碎光芒都无法照在他身上。

一如既往……

十分钟后

‘偶然’路过书房前的道恩脚步一顿,眼前的场景骤然变换。

他‘看到’罪爵大人正坐在桌前翻阅着前两天新买的《纹章学》,那张从未被摘下的面具被随意放在手边,露出墨那张与现实中完相同的脸庞。

几米外的画面一闪而逝,道恩仿佛无事发生一般从罪爵的书房前经过,到厨房晃悠了小半圈之后嘴角泛着油光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同时时间

特洛恩,皇宫深处

威廉?伯何若有所思地负手立于窗前,不知在想些什么。

而在他身后,则安静地站着刚分开没多久的罗伯特?迪戈里侯爵。

“情况就是这样,陛下。”

刚刚结束了汇报的迪戈里稍稍停顿了一下,然后沉声道:“无论是加洛斯大公还是罪爵以及他那位女伴,我个人都看不出任何问题。”

威廉皇帝并没有回头,只是轻轻点了点头:“辛苦了,我的朋友。”

迪戈里侯爵立刻摇了摇头,中气十足地说道:“为陛下鞠躬尽瘁。”

“只有咱们两个,就不用说场面话了。”

威廉转身对自己现在最信任的老朋友笑了笑,沉默了好一会儿后才缓声问道:“你怎么看待这件事?”

迪戈里侯爵毫不迟疑地说道:“法神阁下的陨落与康达殿下之死定有关联,还有最初的班瑟城被屠血案,帝国现在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其严重程度甚至不亚于当年的那场动荡。”

“仅仅只是不亚于么?”

威廉不置可否地移开目光,眉宇间有些疲惫地摇头道:“罢了,先继续察吧。”

“是……”

迪戈里侯爵躬身退下。

……

“罪爵么?”

沙文帝国自古以来最伟大的王叹了口气,眼中闪过一缕痛苦与迷茫……

“无论您到底怀疑谁,都请动作快些吧,李佛先生。”

Tagged